• 低价竞标难保营养包质量 部分厂家检出转基因豆粉
  • 发布时间:2017-03-26 10:25 | 来源:古蔺新闻网 | 浏览:137 次
  • 低价竞标难保营养包质量 部分厂家检出转基因豆粉

    loading...

    原标题:湖南“营养包”七分钱隐忧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侯军实习记者吕方锐北京报道

    2012年开始,原卫生部和全国妇联合作,利用中央财政专项补助经费推行“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改善项目”,向婴幼儿家庭免费发放营养包。

    该项目近期在湖南省招标时却出现了中标公司报价低于理论成本价的情况,核算后营养包实际价格仅0.07元/包,低于其他企业和项目组专家核算的最低成本,更是远低于国家每包1元的预算标准。此外,湖南省营养包招标还出现了延迟问题,而低价中标和项目延期造成的直接影响之一是资金出现大量剩余。

    扣除成本中标价格仅0.07元

    据记者了解,“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改善项目”的核心是营养包。项目营养包每包12克,30包一盒,营养包被作为辅食营养补充品,免费发放给6-24月龄婴幼儿,每天一包。

    其采购流程是:国家财政资金下发到各省,省卫计委作为采购人,委托招标公司或政府采购中心进行营养包招标,中标公司提供产品并负责配送、人员培训、项目宣传等配套服务工作。采购流程由省财政部门负责组织监管。

    2016年12月,湖南省营养包招标结果公布,根据《竞争性谈判成交公告》(下称《公告》),此次招标三个标段的营养包,共6家公司参与,中标厂家分别为武汉华康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康臣”),福格森(武汉)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赣州全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其中,华康臣中标142.16万盒,合4264.8万包。

    本报记者根据《公告》计算,3家公司的中标价分别为0.35元/包,0.49元/包和0.529元/包,其中,华康臣的中标价明显低于其他两家。

    湖南省营养包采购项目竞争性谈判邀请公告中规定,中标厂商除了负责提供规定数量的营养包,还要提供配套宣传资料、人员培训、项目宣传、营养包配送等9项配套服务。上述谈判邀请公告中明确了各项费用标准,据此计算,华康臣需负担的费用为8566300元,分摊至每包营养包的成本为0.2元。

    有参加这期招标的营养包厂家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测算,除了上述费用,华康臣还需负担中标服务费441406.8元,分摊至每包为0.01元;配套资料费用、配送费用(工厂到乡镇)、增值税金等分摊至每包至少0.07元。

    因此,华康臣以0.35元/包的价格中标后,还要负担每包0.28元的成本,用于生产营养包的价格仅剩0.07元/包。

    上述厂家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项目要求营养包内大豆蛋白质要全部来源于I类速溶豆粉,以全部使用I类速溶豆粉计算,生产12g/包营养包需要使用不低于11.4g。目前其市场价格在15400元/吨左右,12g营养包所需速溶豆粉成本应不低于0.17元/包。如果按照规定执行项目合同,华康臣至少亏损1000万元。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研究员霍军生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据他们粗略测算,在不考虑企业运营成本等的基础上,生产出满足标准的营养包产品的直接成本,也就是原辅料、包材和检验等成本大概在0.4元/包,如果再加上人员、运输、配套服务和企业运营等成本,实际发生的成本会远高于直接成本。但他也强调,不排除有企业可以做到更低成本的可能。

    中标企业称“赔钱做慈善”

    那么,华康臣如何盈利呢?

    湖南省卫计委一位招标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回忆称,针对华康臣报价过低的情况,招标时曾有评标专家提出疑问。华康臣给出的答复是,他们愿意把营养包项目当慈善项目来做,因为不为获利,所以给出的报价远低于其他厂家。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试图联系华康臣董事长兼总经理刘志伟,但截至发稿,电话始终拒接,也没有回复记者的短信。

    此次招标负责评标的主任评委是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主任医师杜其云,他也拒绝对此次评标可能存在的问题作出回应。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华康臣共有两位自然人股东刘志伟和高延辉,其中刘志伟认缴额767.4万元,高延辉认缴额255.8万元;还有一位企业法人青鼎木(武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青鼎木”),其3位自然人股东之中,同样有刘志伟和高延辉。另外刘志伟还是青鼎木的首席科学家、研究院院长。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调查发现,刘志伟2003年到2008年期间在中国疾控中心营养所攻读博士后学位,该信息得到中国疾控中心一位工作人员的确认。而青鼎木官网对他的介绍中称“2005-2010年期间曾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组一起,致力于婴幼儿童的营养改善项目的研究与示范”。

    有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华康臣是去年12月在湖南省的这次招标中才首度中标,并以0.35元/包的低价一举引发关注。同时,与其他营养包厂家积极参与各地各批次营养包招标不同,华康臣只参与过去年12月湖南省招标,在此之前没有在其它地区中标经验。

    招标延迟近两年,资金剩余严重

    除了低价中标,湖南省营养包招标还出现了延迟问题。

    根据湖南省政府采购网查询到的信息,湖南省卫计委2015年12月10日发布了2014年度的营养包采购项目竞争性谈判邀请公告,又于2016年11月30日发布了2015年度营养包采购项目竞争性谈判邀请公告。而按照国家卫计委和全国妇联联合下发的项目方案,招标采购应于经费下达后2-3个月内完成。

    据多位知情人士向《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透露,各地每年的项目招标一般在当年上半年完成,完成后不久厂家就应该开始发货,满足当年项目计划内的婴幼儿需求。

    2014年和2015年度项目的招标本该于当年上半年完成,湖南省却延迟了近2年,且湖南省2014年和2015年进行的两次招标,时间间隔长达20个月,在各项目省中是最长的。

    由于项目内婴幼儿领取营养包的时间最长为6月龄到24个月龄之间的一年半时间,延迟招标造成的后果可能是,本应在项目内的适龄婴幼儿,到营养包开始发放时,已经超过规定月龄。按照规定,超过月龄,营养包不再发放。

    有知情人士向《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表示,低价中标后存在一种操作方法,即中标企业与采购人签订合同,但不送货,拖到下一年新的项目开始。这样企业没有执行合同,不会因为低价中标产生实际的亏损;也不会被没收保证金,避免了损失。

    而低价中标和项目延期造成的直接影响之一是资金剩余问题。国内某专业机构此前曾对该项目进行调研,根据其调研后形成的项目第三方评估报告,2015年度21个项目省份中有10个省份存在资金剩余现象,其中湖南剩余资金最多,达到2541万元。当年中央拨付湖南省的项目资金共计5694万元,剩余资金比例达到了44.6%。

    与资金剩余形成对比的是,21个省份中有19个省份的项目覆盖率(项目县个数占贫困县个数的比例)不足三分之二,其中湖南省项目覆盖率为63%。

    湖南省怀化市沅陵县是项目县之一,当地明溪口镇黄秧坪居委会卫生室的村医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目前村里发放的这批营养包是从去年5月开始领取,赣州全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该企业为2014年度项目的中标方,其合同履行日期为2016年3月。

    对于项目延迟,上述招标工作人员给出了两点理由。一是中央财政资金下发晚,当年的项目资金往往到9、10月甚至年底才到账,资金不到账没法招标;另一点是营养包项目的覆盖人群统计、申报和招标流程较长,需要一段时间。另外他指出,新的招标往往要等到上一周期的营养包发放基本完成后,才会开始。

    该说法得到了多位村医的证实。上述村医表示,当地很多家长带孩子外出务工,很多孩子已经不在村里;另外村里孩子大多不喜欢吃营养包,所以当地出现了营养包积压、发不出去的情况。

    沅陵镇老鸦溪居委会卫生室的村医则是在今年1月才开始领取这批营养包,此前一直在发放上一批中标厂家的产品。而去年年底中标的华康臣生产的营养包,各村均未开始发放。

    对于大量项目资金剩余,前述招标工作人员认为,这不是问题,而是湖南卫计委的工作成果。通过一系列招标,湖南省的营养包基本上可以保证(供应)到2018年底。在此基础上经费有结余,可以继续进行采购,保证(供应)到2019年。

    有业内专家则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根据规定,项目资金必须专款专用,即使是扩大招标采购也需要汇报,经审批通过才可以。

    对于剩余资金为什么不用于扩大项目覆盖县,该招标工作人员的解释是,湖南省卫计委曾向主管部门反映过,但没有得到回复。

    loading...

    低价竞标难保营养包质量部分厂家检出转基因豆粉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侯军实习记者吕方锐北京报道

    武汉华康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并不是近年来唯一的低价中标厂商。某营养包厂家工作人员向记者回忆,2012年项目开展之初,各厂家报价虽有差别但尚在合理范围之内;随着项目的进行,特别是2016年以来,个别厂家为求中标,报价远低于成本价。

    据该厂家统计,2016年的项目招标中,四川、宁夏、甘肃、西藏和湖南等多个省区的中标厂家均为最低报价者。低价竞争导致了业内专家对营养包质量的担忧。

    部分厂家违规使用转基因豆粉

    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地区发放的营养包,甚至疑似出现违规使用转基因豆粉的情况。项目管理单位今年1月曾委托北京市某分析测试中心对营养包抽样检测,其中辽宁美天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美天佳”)的营养包样品检测结果显示LECTIN基因、NOS基因和EPSPS基因阳性,说明其含有转基因成分。

    某豆粉供货厂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转基因大豆价格比非转基因大豆便宜约2000元/吨,以1.5吨大豆产出1吨豆粉计算,转基因豆粉成本要低3000元。

    国家卫计委历年下发的采购要求中均明确要求,营养包所用食物基质(包括I类速溶豆粉)必须是非转基因。上述豆粉厂工作人员表示,使用转基因大豆生产食品,在食品安全法中属于“非食品原料加工食品”,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而记者在宁夏等地的营养包及有关材料上看到,美天佳在2016年的5批次营养包上存在技巧性处理,如在包装上标注“非转基因速溶豆粉”或“非转基因I类速溶豆粉”字样,该做法明显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预包装食品标签通则》的要求。此外,包装上的“维生素”标注,也超出国家项目办给出的标准。

    据了解,美天佳的覆盖范围包括宁夏、内蒙古、青海、贵州、甘肃和云南等地。

    美天佳一位赵姓经理24日回应《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称,美天佳营养包不可能使用转基因豆粉,美天佳的豆粉和营养包都经过了权威部门的检测。截至发稿,记者未能联系到宁夏卫计委妇幼健康服务处。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研究员霍军生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国家卫计委和全国妇联印发各省的项目招标采购要求中规定,各地定标时应当充分体现产品技术和服务的重要性,并建议定标中报价评分占总评分比例不超过35%。

    但根据国内某专业机构的调研,在各地实际招标过程中,价格分普遍占比较大,介于30%-35%之间,个别省份甚至达到了50%。有知情人士表示,虽然国家卫计委和全国妇联引发的项目招标采购要求中将产品质量作为第一考核标准,同时强调了营养包配套服务的重要性,但该要求并不具有强制性。

    由此造成的后果是,只要价格低就能在地方中标,但可能存在部分批次产品以次充好,少发货或配套服务缩水等情况,甚至存在通过短期低价挤出竞争对手,掌握市场话语权的可能。

    上述知情人士还表示,他们曾经多次建议修改项目相关制度,但有赖各部门协调。

    产品很难兼顾口味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副会长于小千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由于项目操作当中监管不严,还可能出现低价中标企业实际发放营养包产品,与送检合格产品不一致的情况。而且营养包作为婴幼儿辅食,推广效果和口味等内在质量息息相关,低价竞标出来的产品很难兼顾口味等内在质量。同时营养包的配套宣传、培训工作很难保证。

    湖南省怀化市官庄镇油坊坪村卫生室村医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营养包在当地的推广情况并不好,尤其是去年很多家长反映孩子不喜欢营养包口味。

    上述村医还表示,很多家长对于营养包不了解,有抗拒心理。甚至有家长认为贵的东西就是好的,免费发放的没有好东西。他认为项目实施过程中最缺乏的就是对家长的知识普及。

    根据《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采访,目前湖南怀化市的多个项目县都把对家长的项目普及教育任务安排给村医,并对其进行业绩考核,但很多村面临着村医人手严重不足的情况。其中沅陵镇老鸦溪居委会卫生室只有一名村医,肩负全村两千多人的医疗卫生任务,同时还要负责多个国家级卫生项目的推广。

    武汉、贵州等地福格森营养包出现哈喇味 被召回销毁

  • 相关内容